CTSCMS
扫描关注网站建设微信公众账号

扫一扫微信二维码

金融不是想做就能做 上市公司跨界玩互金需时间

网站建设2017-07-03旅游资讯

新浪财经App:直播上线 博主一对一指导

  证券时报记者 张杨 孙宪超

  东北某都市报的财经记者黄丽(化名)十分清楚地记得,阿里巴巴集团支付宝在2013年6月上线余额宝类存款业务。“作为较早的一批余额宝客户,隔几天就查看一下余额宝的收益情况,一度是我最为热衷的事情。”黄丽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余额宝上线时恰好是市场资金面紧张的时候,所以刚刚上线半个月,7日年化收益率就达到6%,其收益率更于2014年1月2日达到6.763%高点。不到半年时间,与余额宝对接的天弘增利宝货币基金规模已突破千亿元,成为国内首只千亿级别的基金。

  余额宝的成功推出对其他互联网企业形成了示范效应,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地涌现出来,2013年是互联网金融金融大发展的一年,在日后也被称之为是互联网金融元年。“当时各种各样的网上金融平台,金融产品层出不穷,用异常火爆来形容毫不夸张。”黄丽回忆说。

  众人拾柴

  还是火中取栗?

  在互联网金融异常火爆的那段时间里,上市公司也开始蠢蠢欲动。从2013年开始,近百家主营业务与金融八竿子打不着的A股上市公司开始纷纷宣布自设、控股或参股互联网金融公司。一时之间,互联网金融成为A股市场中最为炙手可热的概念板块。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网贷运营平台达2595家,一年增长了上千家;与此同时全年问题平台达896家,是上年3.26倍。“因为不时传出有互联网金融平台跑路的消息,实际上在2015年下半年,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就已经不再通过互联网进行金融投资,而是重归传统的银行渠道。”黄丽告诉记者。

  值得一提的是,进入2016年后,整个互联网金融行业从2014年至2015年的高速扩张发展期,转入规范化成熟期,行业规模增长趋平稳。

  二级市场上对互联网金融的冷暖也有所反应。在互联网金融概念最为火爆的时候,只要是上市公司宣布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就会无一例外地受到市场的追捧。反映互联网金融概念整体表现的互联金融指数从2014年8月初的2700点一路飙升,至2015年6月11日创下13538.09点的历史高点。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该指数累计涨幅逾4倍。不过自那之后,互联金融指数就一路下跌,目前已经回落到5200点附近,累计跌幅超过六成。

  互金概念股褪去光环

  互联网金融概念在短短三年时间里上演了一幕令人叹为观止的过山车行情,在繁华落尽时为市场留下了一地鸡毛,更让那些跟风炒作、在高位买入的中小投资者损失惨重。

  “上市公司是否成功跨界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无疑需要一定的时间来验证。跨界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上市公司,经历了2015年的‘监管元年’之后,其中一些上市公司身上的‘互联网金融’光环已经褪掉。”国内某金融机构的CFP理财师李泽文说。

  诚如李泽文所言,2016年年初,国内频繁出现P2P网贷平台兑付危机,引发社会和舆论的广泛关注,导致投资者对互联网金融业务的信任度持续降低、行业景气度显著下滑,由于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环境的日益趋紧、竞争加剧,很多跨界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公司,未来业绩及经营发展存在不确定性。

  例如,誉衡药业在2015年下半年先后完成了誉衡金服及旗下誉金所、誉衡基石、誉衡保理的设立,但是却于一年之后将誉衡金服100%股权转让给聚有财。据悉,这主要是因为誉衡药业涉足互联网金融领域的经验不足,一定程度上制约了誉衡金服的发展。

  2015年10月,梦洁股份携手财中壹邦成立合资公司“梦金所(上海)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梦金所”),梦洁股份占股33.33%。仅仅9个月之后,梦洁股份即宣布以零元的价格将还未开展经营活动的梦金所23.3%股权转让给仟邦资都。

  一些上市公司跨界进入互联网金融领域之后虽然没有退出,但是实际经营情况也不容乐观。例如,拓日新能曾于2015年8月11日晚间公告称,公司旗下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平台“天加利”上线运营。记者近期登陆天加利金融平台后发现,该平台的注册总数为425人,投资总额只有283.26万元,待收金额为22.5万元。

  钱不能解决一切问题

文章关键词
互联网金融
上市公司
跨界